悼改变爱尔兰足球的英格兰世界杯冠军功臣-

  2020年7月10日,英国传来一个噩耗,曾为英格兰勇夺1966年世都杯冠军的功臣积·查尔顿因病离世,享年85岁。

  1935年5月8日出生于英格兰东北部诺森伯兰郡的积·查尔斯,出生于一个足球世家,其几位舅舅均为职业足球员,其中一位正是纽卡素传奇射手米尔般。少年时,其足球天份不及弟弟卜比,当卜比获曼联取录时,「大积」于军队服役。之后经过于煤矿场工作了一天后,「大积」决定投考警队;但与此同时,「大积」小时曾投考的球队列斯联一名球探于一场业余赛事中对其青睐,并安排其试脚,但试脚日子恰巧与投考警队相撞,最终「大积」决定选择出席试脚,并因表现出色而获列斯联获取录成学徒球员,两年后获提升至一队而正式出道。当时列斯联还身处于次级联赛,「大积」于20岁时正式成为防线主力,这名中坚于担正的首季即交出稳健的表现,为球队提供稳健的防守,助球队取得联赛亚军,得以与锡周三携手升上顶级联赛。不过,年轻时的「大积」有着不少年青球员的通病,就是向往多姿多彩,五光十色的夜生活,养成了喜爱夜蒲的习惯,影响到其状态及场上表现,故曾被球队弃用,到其结婚后便修心养性,戒绝夜生活,并专心于球队操练及比赛,令其成功重新获得重用。尽管球队于顶级联赛4季后便因护级失败而降回次级联赛,这名球队正选中坚仍愿意随队降班;到唐·李维成为球队领队后,「大积」继续成为球队防线不可或缺的重心,并助球队成功重返顶级联赛;期间更凭着出色及稳定的水准,成功吸引到曼联及利物浦的垂青,而当时「大积」与唐·李维因被安排的位置上及球队战术产生矛盾,唐·李维更把其挂牌出售,但利物浦领队辛奇利出价未能符合列斯联所要求的3万镑,加上曼联领队毕树比对出价感到迟疑,令「大积」感到不满,与唐·李维化解彼此的矛盾后,决定与球队续约留队,亦造就这名球队忠臣之后助球队勇夺1968/69年度球季的联赛冠军、1968年联赛杯冠军、1972年足总杯冠军、以及两次欧洲足协杯冠军,成为球迷心目中的英雄,以及列斯联的传奇;1973年,已38岁的「大积」宣布高挂球靴,结束长达21年的球员生涯。

悼改变爱尔兰足球的英格兰世界杯冠军功臣-

  虽然很早便已成为列斯联的防线主力,但由于球队一直都只是浮沉于次级联赛及顶级联赛的下游位置中,故「大积」一直都未得到国家队的征召;直到1965年4月,于顶级联赛总算踢出名堂的「大积」终于获得国家队主帅蓝西赏识,得以首次获得征召,于主场迎战苏格兰的友赛中首度为英军披甲上阵,并于比赛中助攻予弟弟卜比·查尔顿攻入一球,助球队以2-2赛和对手。自此之后,这名列斯联中坚得到蓝西的重用,被后者看中其硬朗狠辣的防守风格,配合技术型的卜比·摩亚,组成中路防守拍档,必能够互补不足,结果这对中路拍档成了英军于1966年世界杯的正选中坚,并表现出稳健的水准,先于分组赛打和乌拉圭及击败墨西哥、法国而首名出线,之后淘汰了阿根廷及拥有「黑豹」尤西比奥的葡萄牙,成功杀入决赛,面对着拥有「凯撒大帝」碧根鲍华的西德,经过加时后,英格兰成功以4-2击败对手,历史性夺得世界杯冠军。1968年欧国杯,虽然「大积」有份入选随队出战,但由于之前因伤而错过了大部份热身赛,故于整个赛事中都只能够于后备席上渡过。1970年世界杯,「大积」随队出战展开卫冕之路,但当时包括「大积」在内的一众主力年纪不轻,表现远逊于4年前,最终于8强被西德反胜出局,宣布卫冕失败,赛事结束后已34岁的「大积」宣布退出国家队,为英格兰出战的5年来上阵过35场,取得了6个入球。

悼改变爱尔兰足球的英格兰世界杯冠军功臣-

  挂靴后,「大积」执教过次级联赛球队米杜士堡,首季已成功带领球队升上顶级联赛,升班后首季更助球队取得第7名,并因此获选为该季英格兰最佳领队;之后亦曾先后执教过锡周三及再度执掌米杜士堡,亦曾执教纽卡素,当时更提拔了阵中的天才新星加斯居尼,曾向其警告要于14天内成功减肥,否则便会遭到放弃,幸该新星最终达成目标,但「大积」却因季前的转会而与球迷不和,于1985年离队。1985年底,「大积」决定接受爱尔兰足总的邀请,执掌该国家队;当时的爱尔兰只是一支欧洲3、4线球队,从未曾晋身世界杯、欧国杯等国际大赛的决赛周,故当其上任后,主要目标是要带领球队参加这些大赛。有感当时球队实力参差,可选用的球员并不多,故「大积」决定「认祖归宗」的政策,四出寻找拥有爱尔兰血统或具代表国家队资格的球员,并进行游说工作,结果成功觅得侯顿、艾德烈治、舒列顿、唐辛等球员,大大增强了球队的实力,并成功带领球队历史性晋身1988年欧国杯,更于首场分组赛中凭中场侯顿一箭定江山,爆冷以1-0击败英格兰,最终虽然屈居苏联与荷兰之后而分组赛出局,但表现已震惊了世界;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,「大积」带领球队首度参赛,并成功突破分组赛,于16强互射12码淘汰罗马尼亚而晋身8强,最终虽以0-1不敌东道主意大利出局,但已足以让球队回国后受到英雄式欢迎;1994年世界杯外围赛,爱尔兰一直都保持不败,直至后段于主场以1-3不敌西班牙,令「大积」开始感受到压力,若未能出线将有被炒的可能,幸最后一轮赛事中,球队凭着朴茨茅夫中场麦洛连的入球而作客逼和北爱尔兰,刚巧主要竞争对手丹麦作客不敌西班牙,令球队得以较佳得失球差力压丹麦成功与西班牙携手出线;到决赛周,于首仗分组赛中凭着侯顿上半场的入球,爆冷以1-0击败意大利,取得爱尔兰参加世界杯以来首场胜仗,并成功出线,但于16强以0-2不敌荷兰而出局。于1996年欧国杯外围赛附加赛中不敌荷兰,而未能晋身决赛周后,「大积」宣布请辞,结束于爱尔兰执教的10年岁月,但无损其于爱尔兰球迷心目中的崇高地位。球员时代的「大积」是一 名硬桥硬马的典型英式中坚,与踢法细腻的卜比·摩亚相辅相成,产生化学作用;执教时期的「大积」崇尚着重体力的传统英式长传急攻踢法,于实力及人脚皆不及列强的爱尔兰中甚为中用,一手把球队进化成一支韧力十足,难以击倒的欧洲2线球队。近年「大积」健康每况愈下,被诊断出患有认知障碍症,去年底更验出患有淋巴癌,日前终不敌病魔离世,走完85年的人生;只是不知晚年时有否与一直存在心病以至疏远多年的弟弟卜比·查尔顿和好⋯⋯

悼改变爱尔兰足球的英格兰世界杯冠军功臣-